是遥不是瑶

CP吃的杂,啥都有,最近主澜巍/宇龙(不上车无差),追星主居,
佛系写文,可能会崩的很严重
提前上预警
随缘更新,想起来更一下,
本人比较懒,也比较忙

【随便写写】关于恋与制作人破晓

至暗时刻,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始;每一次旧的世界灭亡,新的世界开始,都是一次至暗时刻。
这是朝代的更迭,极暗之时,深渊尽头,破晓……
破晓,黎明前的黑暗。白起说过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时候。
无尽寒冬。冬天,是一年里天黑的最早的时候。这是否意味着最黑暗的时刻即将到来?
这次寒冬若过去,是否会迎来新生,迎来破晓后的光明呢?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黑的,但破晓即将为等待它的人来临。
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没玩过新剧情,瞎bb几句,凑合看就好了)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Chapter7)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

(Chapter7)

==============================================

 

 最近遇到了许多事...非常的心累,这张可能有点短,见谅...

前文见遥的目录

==============================================

回应他的,是安静的猫叫声。
朱一龙平时都很安静。他喜欢用这用方式表达同意或反对。

“哈哈哈,我最近肯定是电影看多了。”白宇试图安慰自己,笑声却有些许的颤抖。“龙哥,你只是一只猫而已...”他伸手想要去触摸猫咪柔软的毛发,却被轻轻地避开了。

朱一龙安静的凝视着他。

白宇的手停在了空中,微微的颤抖,似乎是看到了一个深藏于心中的梦境,一旦触到就会像泡泡般破碎。

“龙哥?”

“喵...”别担心,我在。

“龙哥...朱一龙?”

“喵....”我一直都在。

“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龙哥?”

“喵.....”真的是我,不是在做梦。

所以,请不要在故作坚强了。

朱一龙轻轻凑过去,蹭了蹭白宇微微颤抖的手,以最亲密的姿态回应着恋人不安的疑问,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白宇伸手抱起了猫,或者说是他的恋人。他的动作轻柔而小心,似乎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珍品。

这是他的龙哥,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块地方。

“所以说龙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抱着猫静静地站了半晌,待终于冷静,白宇似是无意识的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朱一龙闻言在他怀里轻轻地挣扎了一下,白宇下意识的抱得更加紧了点,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有些手忙脚乱的放下朱一龙,“忘了你现在不能说话了。”

朱一龙没有说话,低头叼起了笔,在键盘上打了几个字。

死、

顿号...是问号?

“你的意思是,不知道自己出车祸这件事?”

车祸?原来是这样...

朱一龙点了点头。

白宇难得的沉默了半晌,伸出手拉出了椅子,将朱一龙抱到了腿上。

“那是半年前的事了...”

那是一个雨天,天色阴沉。有个线下活动邀请两人去参加。但是白宇因为有些不太舒服,就推掉了。本来朱一龙也想推掉陪他在家,但被白宇拒绝了,理由是希望他可以在没有自己的情况下与其他人好好相处,不要太害羞。朱一龙呦不过他,只得同意。

“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啊。如果那天答应了你,或许就没有这么多事了吧。”

噩耗的传来来自一通电话。

白宇坐在桌前,有些百无聊赖的打着游戏。突然接到一通电话,还是医院打来的,有些没反应过来。

然后他说了句什么?

白宇觉得自己没有听清。

“抱歉...你刚才说了什么?”

“请问是朱一龙先生的家属白宇先生吗?您的爱人出了车祸,正在一院抢救,请您过来看下情况。”

车祸,朱一龙,抢救...

每个词听的懂,可为什么组合在一起就这么陌生呢...

对面的听白宇半天没回应,又大声喊了几声,“白先生?白先生!”

他没有看时间,在赶去医院的路上,他感觉每分每秒过得都不太真实。也幸好没看,不然他每天这个时候可能得疯掉。

在手术室前的长廊上,白宇焦躁的走来走去。

“一定不会有事的...”他这么安慰着自己。

待医生推着病床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对他说‘我们已经尽力了,请家属节哀’时,脑子的空白一片。

如果我没有让你去那个活动...

可惜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他轻轻地走向了病床,颤抖着掀开了白色的床单。

躺在病床上的人面色沉静,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他最后还是将床单盖在了那张没有被车祸破坏的俊秀眉目上。

“...做个好梦啊,龙哥。”

他轻声说道。

接着就是葬礼。

这件事并没有公开,出席的除了双方的父母外,也只有几个相熟的朋友。就连粉丝们,也是从直播的缺席猜测出了事情的可能性。

现场的几位看着他,建议他可以哭一场,去宣泄一下情绪。

他笑着拒绝了。

小孩子哭泣是为了吸引想吸引的人的注意,边上若没有,他便会止住哭声,自己站起来。

他都多大人了,还哭什么。

况且,他想吸引的那个人,也已经不在了啊...
————————————————

这章比较短小,当做一个过渡吧。故事的起因已经叙述完了,后面承接下,龙哥就要变回来了。(这篇文其实算一种变相的HE,可能与各位正常的猜测有些许的不同。)

有什么想说的吗?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Chapter6)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Chapter6)

  本遥汉三回来啦!一个多月没见,你么还好吗?这里是苏若遥突然更新的非日常,欢迎收看。

  对了,相信我,这文真的是HE的!(别纠结怎么HE的,看到之后就知道了!)

  可能崩预警,前文见遥的目录

  一个晚上是思考不出来什么的,至少朱一龙是这样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朱一龙望着床上睡的正香的白宇,有点忧郁的把自己团成了一个毛团子。

  白宇醒后,看着枕边的毛团子,忍不住上手摸了两把。灰白色的团子抬起头,默默地跳进了他的怀里,蹭了蹭他。

  看来重新开心起来了呢,白宇撸着怀里的猫,放下心来。

  “我出去买点菜,你一只猫在家里小心点,别乱碰东西啊。”

  朱一龙静静的看着玄关的大门在眼前关上,低头思考了一下,跑进了书房。

  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找找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可惜作为无论作为主播时的他是如何的灵活,现在用上了猫爪,在这几天的适应中,行走、奔跑、攀爬等猫咪的一些基本动作已经熟练,但毕竟当猫只有差不多两周左右的时间,敏捷度自然因为不够习惯而大大下降。所以,打开抽屉这种事情,还是太过于为难现在的朱一龙了。

  朱一龙蹲在书房的桌子上,显得有些落寞。这吓到了一个小时后回来的白宇。

  又闹脾气了?

  这大概就是网上说的,猫其实是一种很让人捉摸不透的生物?

  白宇叹了口气,摸了摸朱一龙的头,“我去做饭了,要看电视吗?”

  朱一龙蹭了蹭他,跳下了桌子,走到客厅,趴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白宇打开了电视,看着猫咪,试图找到那个节目可以让它开心起来。好在这时朱一龙并没有考验他察言观色的能力,在切换到想看的节目后“喵”了一声。

  总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虽然开着电视,但朱一龙的注意力却被厨房里的白宇吸引了。

  他真好看啊。

  对着他发了会呆之后,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电视节目上。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玄关的门铃响了起来。

  朱一龙下意识的跳下了沙发,然后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一只猫。

  显然,白宇也听到了,他放下了手里的活,擦了擦手,打开了门。

  萧遥二人看起来和大学的时候差不多,似乎并没有在岁月变迁中留下太多痕迹。

  到了客厅之后,萧白渊一眼看见了趴在沙发上的朱一龙,似乎是有些好奇的凑了过去,“哟,老白,你倒是有闲情雅致,还养了只猫?”

“嗯。你们这是堵路上了?这么久才到。”

“有点不太巧,正好碰上了堵车。要不是高速上不能停车,我都想来一支了。”

“你可别,我家可没烟灰缸。”白宇似乎有点嫌弃地看了萧白渊一眼,又低头看着朱一龙,“龙哥,这是我朋友,人挺好的。要是你实在想挠人,你就挠他。”

本来萧白渊还想吐槽白宇怎们能偏心,但他听到了白宇对猫咪的称呼后,突然沉默了下来。

一旁的苏若遥没说话,只是对萧白渊摇了摇头,然后拉着他坐下。

气氛有些不太自然。

朱一龙的爪子有些僵硬。

这不对劲。

朱一龙不明白为什么提及他的时候,萧白渊和苏若遥会是这个反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吃饭的事,气氛仍然有些许的尴尬。

萧遥二人对视了一下,交换了眼神。最后还是萧白渊开口了,“老白,你...”

“我没事,都已经过去半年了,我已经走出来了。”

萧白渊叹了口气,他是知道白宇说这话实际上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疼。

接下来倒是没有人提起这个话题了,萧白渊和苏若遥向白宇谈起了最近生活上的一些事。话题成功的被引开了,气氛也算是缓和了下来。

倒是朱一龙一只猫蹲在一边,怔怔的望着白宇出神。

虽然并没有被点明,但从只言片语之间,朱一龙已经明白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自己这是,死了?

朱一龙低头看了看自己,确定了自己是真实存在的。然后,他又陷入了另一个问题之中--该怎么告诉白宇自己其实还活着呢?

发现了事实的真相后,朱一龙陷入了更大的茫然。他确实丢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也不知道这半年发生了什么,但“自己已经死了”这个认知还是让他有些混乱。

虽然比起他死后变成了一只猫,这好像也没什么了,但...

不过这都不太重要了,当下之急是要将自己其实就是朱一龙的这个事情告诉白宇。

不出意外的话,待会吃完饭,白宇会送萧遥二人下楼,那时他或许能有办法。

终于吃完饭了,萧遥二人也决定告辞了。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俩人离去,白宇送客,一切都和想象的一样。

朱一龙跳到了椅子上,扒拉开了键盘,然后跳到了桌子上,打开了电脑,费力的移动着鼠标,然后跳到了键盘架上。

然后...他就和键盘上的按键面面相觑。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猫爪,貌似单个爪子都比键盘大上了不少。

怎么办呢...

他有些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希望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突然,他注意到了桌上的一支笔,觉得可以用嘴叼着去戳键盘。

他跳上了桌子,叼起了笔,跳回键盘上,艰难的输入了密码,然后又跳回桌子上,费力的用鼠标打开了Word文档。

叼着笔跳回了键盘架,因为一个不注意,没有站稳,在键盘上滚了一圈。文档里立刻出现一堆的乱码。

好吧,第一次做猫,总会有不足之处。

...不过有这种想法,究竟是想做几次猫啊?

朱一龙翻了个身,站了起来。站在键盘架的边沿,他努力的去保持平衡,尽可能伸长脖子去戳键盘按钮。

在删完了一堆乱码后,他忽的停住了动作。

该怎么想白宇问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呢?

最后他摇了摇头。这不是当下的重点,重点是如何告诉白宇“他”就是朱一龙。

如果知道了让白宇他是谁,或许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他不想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

送完萧遥二人,白宇回到家,打开了门,却发现朱一龙不见了。

去卧室了?

白宇这么想着,直到他从书房里听到了一声熟悉的猫叫。他走过去一看,发现电脑开着,而他的龙哥就蹲在键盘架上。

等等,他之前开过电脑吗?

白宇有点混乱了,他走过去,揉了揉朱一龙的脑袋:“龙哥你还挺厉害的,还会开电脑?”

他这是养了个啥?不会是妖怪吧...

朱一龙朝他叫了一声,伸着爪子指向电脑,示意他看显示屏。

这时他才注意到显示屏上的内容。

干干净净的只有三个字。

朱一龙

宋体,五号,一笔一划熟悉的似乎是刻在白宇的心里。

他怔怔的看着电脑屏幕,又看了看猫。

然后,猫弯下头,叼起了笔,艰难的戳起了键盘,又打下了一个词语。

是我

白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他的猫,这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家门口,和他从前的恋人莫名相似的,极其通人性的猫。

“...龙哥?..哥哥?”

 

咔!嘿嘿,我就是要戛然而止,之前评论猜龙哥翘辫子的那个小姐妹,恭喜你,答对啦。

本来想虐的,但看字数差不多了,我也困得要死了,所以就到这里吧。

谢谢你的观看,一如既往地求评论吖。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Chapter5)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Chapter5)

失踪人口回归。终于考完了...

  这里依然是苏若遥,可能会崩,感谢你的观看。顺便说一句,其实主播AU这个设定是没啥卵用的,只是为了走剧情才来的,毕竟我也不是经常打游戏的人,所以过程就略写了。本章又原创人物出现(主要是因为白宇哥哥和龙龙的性格本来就有点崩了,如果再加上甜梨和妹妹,我可能会疯,真的)
最后前文见:遥的目录

-----------------------------------------------------------------------------

隔天下午,白宇开了场直播,在开双排的时候,遇到了他的两个老朋友---萧白渊和苏若遥'。正巧两人最近也要来A市,三人便约定见上一面。

交谈中白宇的声音透过耳机传到了网络的另一端,也化作声波传入了朱一龙的耳中。

他默默地听着他们的对话,仔细想了想,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白宇和萧遥二人的对话,听起来没什么毛病,似乎只是好友之间的寒暄。

可是,为什么没有叫上他呢?

即使白宇他并不知道他无意捡回来的猫就是他,那他为什么没有去联系自己呢?

为什么明明是二人的居所,甚至房子里的许多用品都是成对的,可为什么只有他一人呢?

他自己去哪了?

而白宇,为什么也没有去找过他呢?

朱一龙开始试图回忆起自己变成猫之前的经历,但那段记忆仿佛是蒙上了一层纱,感觉抓不住也看的不真切。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你为什不来找我呢?

我...也是会害怕的啊...

因为队友不错,白宇很快结束了这局,然后感觉腿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抖动。他低下头看,发现龙哥不知何时用爪子轻轻地抓住了他的裤子,就像是受惊了一般。

“龙哥?”

白宇和直播间的粉丝们打了声招呼,就下了直播,然后轻轻地抱起了猫,与它对视。

朱一龙安静的看着他,没有说什么。

白宇看着它,突然有种莫名说不清的感情从心底涌上来。

“怎么了?”

他将猫放在腿上,轻轻地抚摸着猫的脊背,试图安慰不知为何突然不似往常的猫咪。

“喵...”

听到了它的回应,白宇觉得他可能有些猜不透龙哥的意思了。经过这这些日子的相处,白宇知道了自己的猫很特别,很通人性,他也可以猜出它到底在想什么。但此时,他却不明晰了。

虽然如此,但他依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猫有些难过,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低声的叫着猫咪的名字,伸手一次又一次的顺着猫咪的毛,“饿了?还是,想出去玩?”

朱一龙站起来,从他的腿上溜了下去,白宇伸手一抓,没抓住,有些不知所措。

好难受啊...

为什么这个时候,你却理解不了我了呢?

朱一龙跑到阳台上,找了个阳光充足的地方蹲坐了下来。

他低头望着地上浅色的瓷砖,下意识的在上面磨了磨爪子。

他本就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但他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想要告诉白宇自己的处境,他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他已经无法忍受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受了。

他想要以人类的姿态站在他的身边。

他想一切都恢复原状。

从阳台望出去,朱一龙可以看到很多楼房,有高有低,错落有致。

以往站在这里,两人肩并肩的站立,谈论着生活里的一些事。但现在,却是物是人非了。

他凑到了阳台的边沿,头从栏杆的缝隙间探了出去,想要低头往下看---

“龙哥!”

一只手伸出来揪住了他的后颈',虽然并没有多疼,但还是让他不得不仰起头,把脑袋缩回去。他有些茫然的叫了一声,然后意识到扯住自己的人是白宇。

白宇真的是被吓到了。他在看到他的龙哥跑到阳台上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毕竟他们家的阳台是栏杆式的,以美短猫的大小,真的可能会掉下去。

虽然猫也许从高处掉下去不会受伤,但这里毕竟是16楼,他觉得猫不应该去挑战自己的能力极限。

---显然他并不知道朱一龙到底在想什么。

“下次别去阳台了好吗?你可真是吓到我了...”白宇抱起猫,放在了客厅的地板上,语气听起来有些心有余悸。

然而朱一龙并未像往常一样回应一声轻柔的“喵”。

他蹲下来,与朱一龙对视。往常他总会错他龙哥的眼里看出些什么,可这次却是个例外。

猫的颜色,并未和他对上。

这让白宇感觉有些迷惑。

他隐约觉得他的这只猫的灵性已经超出了他可以理解的地步。虽然如此,但他依然想留下它。但是猫怎么说都还是猫,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坚信自己是个唯物主义者。即使它再怎么有灵性,他也觉得自己和它的交谈不过是单方面的自相情愿。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还是只是我自己的无谓多想?

白宇叹了口气,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对着趴在地毯上的朱一龙招了招手,“来看会电视吧。”

朱一龙没有回应,但是向前走了两步,然后跳到了白宇的怀里。

这是倒是个好兆头,白宇想,至少它应该不在意刚刚的事。

他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新闻,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随手切了台,转到了一场球赛上。

“看这个?”他低头,等着它的回应。意料中的,朱一龙没有回答。

白宇有些莫名的失落。但很快,他摇了摇头---这只是一只猫而已。

他轻柔的撸起了朱一龙的毛,把注意力放在了电视上

以一只猫的视角向下看去,朱一龙不可抑止的感觉到了有些许的头晕,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向下看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楼下树的叶子有许多已经变黄,乃至脱落,看起来有些萧瑟。

  这个小区或许是为了让业主们感受到四季的变迁,特意没有全部种常青的乔木。事实证明这样还是挺好看的,但眼前的景象也让朱一龙对自己的眼睛产生了怀疑。

   为什么,树会是光秃秃的?

  他的记忆虽然模糊不清,但也可以清晰地感觉出那是在盛夏。A市是个南方的城市,即使是到了八、九月份这里也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而不该是这样光秃秃的没什么生机。先前变成猫时没注意到的一些事在此时浮上了心头。

  屋里温暖是因为白宇开了电暖。

  出门的时候白宇穿的也厚了许多,甚至还围上了围巾。

  宠物医院里那个女孩穿的羽绒衣和头上的毛绒帽。

  朱一龙觉得自己应该更早的意识到这件事,毕竟白宇并不是一个怕冷的人,他带了围巾,估计真的是即将入冬了。

  ---他缺失了近半年的记忆,而且还变成了一只猫。

  他的想法在白宇打开电视后得到了证实---电视里角落的那个时间给了他答案。

  真的快过去半年了。

  这个认知让朱一龙有些迷茫,那缺失的半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突然,茶几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白宇伸出手,拿起了电话。

  “老白,是我,最近有空不,明天我们大概十一点到机场。”

  “成啊,要去接你们吗?”

  “别麻烦你了,我们自己来就行”

  “行,我明天去买点菜,好好叙叙旧。”

  挂了电话,白宇低头望着怀里的猫,“明天我两个朋友要来,倒是可以把你介绍给他们。别怕,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哪里用介绍啊,那两人是白宇和朱一龙二人的大学同学,还是同宿舍的,自然是熟的不行。虽然现在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只猫。

  朱一龙觉得不在去想之前那个问题,他觉得要是真有什么事,白宇是一定会和他说的。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自己的处境告诉白宇,然后去问问这半年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可是...朱一龙的表情微微的僵了下,漂亮的猫瞳里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因为生性腼腆害羞,他显得有些不善言辞。作为一只口不能吐人言爪不能写字的猫,他到底该如何向白宇解释这件事呢?

注释:

1.关于萧遥二人:别担心,打酱油的,为了推动剧情发展而来的人物,身份是白居二人的大学同学,人物原型来自于PO主及其CP

2.解释一下,正常猫被抓住后颈是会浑身僵硬的,这里只是因为龙哥以前不是猫咪所以才不受影响的,当bug看吧。

 

之前你们的遥月考去了,鸽了真是抱歉,后面可能就是不定期更新了,因为考的不太好,手机电脑可能会被没收。

 

下一章微微虐,真的,就一点点,相信我是个沙雕甜文博主!

感谢亲的观看

唔,P1,P2成品(一个白色调,一个红润,自然点),P3尝试一个新的效果(热爱把小居P成吸血鬼),P4原图,要抱随意

这里苏若遥,一个不专业不正经的修图博主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Chapter4)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Chapter4)

好不容易放了个假,不小心浪过了真是对不起。前文见遥的目录

这里苏若遥,提前预告本文性格可能崩坏,感谢观看。
———————————————————————

  白宇其实做饭很好吃,只不过没多少人知道。

  不过朱一龙倒不是第一次尝到了。他们买下这里后,白宇就承包了做饭的任务。

  方形的桌子。白宇煮了点米饭,炒了一个鸡丁,一个青菜。鸡丁的一部分分给了朱一龙,青菜则是自己留着,米饭多余的部分被盛起来放入了冰箱,打算留着早上泡饭吃。

  客厅里安安静静的,白宇赶了一部分鸡丁放在了猫咪的食碗里。猫咪低下头轻轻地咬住了一块,很是乖巧。

  “慢点吃啊,别噎着了。”

  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已经接受了这只猫特别通人性这个设定了。

  也许是为了照顾猫的肠胃,鸡丁炒的不是很油腻。虽然现在朱一龙并不是很适应猫的进食方式,但他还是吃得很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白宇从猫咪并不大的脸上看出了幸福和满足,他觉得很有意思,不自觉的笑了“别急,慢点吃,没人跟你抢的”

  盯了一会,看着小口小口进食的猫咪,白宇突然有点后悔---他应该提前查查猫的食道到底有多宽,不然万一龙哥噎到了怎么办。

  想着想着就走了神,白宇的筷子不自觉停了下来朱一龙疑惑地抬起了头“喵?”

  

  “没事儿。”白宇摸了摸猫咪的脑袋,“看着你也不像被噎着了,以后就给你切这么大吧。”

  朱一龙抬起头看了看白宇,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接着蹭了蹭放在他头顶的手。

  用猫的形态这么撒娇朱一龙觉得莫名有些害羞,所以他犹豫了一下。但是白宇温热的手掌又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龙哥啊,吃饱饭出去遛个弯怎么样?”白宇试探性的问了问。^

  “喵。”朱一龙低低的叫了一声,慢悠悠的走了过去,蹭了蹭白宇的裤腿。

  一起下了楼,打算在小区里转转。这里是市区里一块很好的楼盘,所以绿化做得相当好。小区里有不少遛狗的,但像他这样

  带着一只猫还真没多少。

他们沿着小区的林荫大道慢慢地走,期间白宇随口和猫咪说了自从他来了之后的一些事,朱一龙也偶尔喵一声表示他听见了。这种相处的氛围让白宇有些恍惚,有些分不清。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感觉到了。

“...嘶”

有点走神的时候猫咪发出并不柔顺的叫声,将白宇拉回了现实。他怔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脚边的猫咪,又看了看前方,看到了朝他们迎面走来的一只大狗。

猫狗相见,有相安无事也有分外眼红的。显然这次的是后者,因为那只狗已经开始狂吠了起来,要不是主人拼命地拽着链子,估计已经扑上来了。

“唔...停下来啦...”狗的主人死死地扯着铁链,一边向白宇道歉,“你这猫是新来的吧?我们家的狗狗比较暴躁一点,见惯了的还好,但第一次见的猫狗就忍不住想上去打一架...”

白宇低下头看蹲在脚边的猫咪。朱一龙安静的蹲着,面对死敌的狂吠无动于衷也似乎是毫不介意。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莫名的熟悉。

白宇看了对方一眼,蹲下去与猫咪对视,“龙哥,我们换条道走?”

狗的主人目瞪口呆:“老哥你直接把猫抱走不就行了...”

白宇没有理会他,他在等着猫的回应。

猫的瞳孔似乎是散开了什么东西,白宇看的不太真切。紧接着,猫咪直起身子,转身离开。期间他还扭头看了看那只仍在狂吠的狗,但是他仍然是安安静静的一声不响,没有暴躁的尖叫声也没有狂躁的亮出爪子——但不知怎么的,那只狗的声音却渐渐地弱了下来。

于是猫不再回头看它,朝着自己来时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远了。白宇走在他身边,步子不大,微落后于猫的位置。

狗的主人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们离去,他低头望着已经趴在地上不肯起来的爱犬,惊讶的仿佛嘴里可以吞下一个鸡蛋。

直到走了很远白宇才不忍住自己的笑声,“龙哥很威风啊。”他低头看着地上的猫咪,“一个眼神的威力就这么大了,以后就不担心你一只猫跑出去受欺负啦。”

朱一龙抬起头,似乎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是个真正的猫,总归不能和一只狗计较。他就是纯粹觉得那只狗太吵了,所以就回头一看了它一眼,希望它可以安静点。至于那只狗为什么蔫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毕竟他自己也没有对让那只狂吠的大狗安静下来这种事抱有太大的希望。难道这样的眼神也有很大的杀伤力?

朱一龙有点懵逼,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在想什么呢?”白宇看着停下脚步的猫咪,刚收住的笑声又传了出来。

“喵...”猫的回应是蹭了蹭他的裤腿和一声柔软的叫声。

白宇蹲下身,一把捞起了猫咪,“走累了?”

 

并不是...他只是想完问题发现没有结果,然后尴尬的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走了而已。虽然成为猫已经有些时日,但他还是不太习惯猫的走路方式。不过这样一圈走下来,他们也走了不少的路,以前是人的时候没有多大的感觉,但变成了猫之后还是觉得有些疲倦的。于是,朱一龙仗着自己现在现在还是猫的形态,舒舒服服的蜷在了白宇的怀里,甚至还蹭了他几下。

回到16楼的家中朱一龙就主动跳进了浴缸里,这让白宇有些惊讶,毕竟网上说猫咪是不太喜欢水的。眼看着朱一龙扒着浴缸的边沿想去拨开水龙头的爪子,白宇赶忙拦住了他。

“龙哥,你才刚打完疫苗,不能洗澡。”

朱一龙放下爪子,缓缓的扭头,貌似有些委屈的望着白宇。

白宇险些被一击必杀。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这双眼睛里看出无辜和委屈来,他真的可能是被萌到了。不过对于这件事,他还是很强硬的,并没有因为猫咪无意识的卖萌而妥协。他抱走了试图弄开水龙头的猫,拿了块柔软的毛巾,沾了点温水,细致的为猫咪擦起了爪子。大概是因为这样的摩擦让猫咪有些不习惯,他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然后险些滑倒。

“乖,别闹。”白宇的语气温和,就像在哄小孩子似的。然后他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吹风机,吹了吹猫咪身上有些打湿的毛。

“我一个人住好久啦,能遇到你,也真是幸运啊...”

白宇絮絮叨叨的对朱一龙说了些什么,但他并没有仔细听。在听到白宇一个人住了很久这件事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先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的问题浮上了心头...为什么是一个人住?

可这点思绪很快被白宇轻柔顺毛的动作给驱散了,他的喉咙里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咕噜声。

这天晚上他们依然睡在一起,白宇的生活看起来十分的规律,晚上上上播打打游戏,晚了的时候就把窝在膝上迷迷糊糊的猫咪抱到床上,读一段书,然后一起合上了眼。

与最开始的那天不同的是,猫窝完全被冷落了,双人床上的一人一猫看起来是那样的和谐、温馨,仿佛本该就这样似的。
———————————————————————
 

鸽了这么久真是抱歉。这章终于写到点子上来了,龙龙终于发现不对了。还有就是关于狗狗凶他的那段,能猜出脑洞来源吗?

这里苏若遥,依然非常不要脸的求评论

emmmmmm,这周停更一次,我妈把我的电脑拿走了,手机打字不太方便。为了补偿,下下周加更一篇
可以选择文章or短篇
抱歉啦(鞠躬)

【RPS/宇龙宇无差】他和他的猫(Chapter3)

前文指路:1  2

  这里依然是那个苏若遥,也是一样的ooc预警。

至于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更新?哦,我开学了,以后就是不定更了,抱歉。以及像现在这样流水账一般的日常大概还有四五章左右,国庆大概能全文完结。

-------------------------------------

(Chapter3)

今天白宇一早醒来,迷迷糊糊的一转头,就对上猫咪放大的脸,一瞬间直接被吓醒

“它什么时候爬上来的?”白宇默默腹诽,“反正也没有损失,算了”

起来之后白宇打开了电脑,查找了一下该如何喂养猫咪,毕竟这只猫不吃猫粮。结果打开了几个网页之后他觉得有点窘迫,因为昨天的炒饭并不是非常适合去喂猫。白宇扭头看了下乖乖蹲在一旁的猫咪,“额,你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小猫了,昨天吃的一点点炒饭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放心哈。”

 顺手点开下一个回答,白宇看了答案,觉得猫咪也不能天天吃鱼...

“哎,你还怪难养的。”白宇伸出手,摸了摸猫咪的头。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咕噜声。

“不过不用担心啊,我不会扔掉你的。”

简单解决完早饭,白宇抱着猫准备去接种疫苗,很巧的楼下遇到了物管。

“是1602的朱先生吗?”

“我是跟他同居的白宇,有什么事吗?还是说,这楼里不能养宠物?”

“啊,不是的,我是想说很久都没有见到那位朱先生了。以前都是他来物业缴费的,但是这几个月都是电子缴费呢,...”

“你找他有事?”

“不是啦,就是好奇一下。还有养了宠物的话,建议先生去物业登记一下,这样如果在小区里走丢了我们也可以帮忙找找。”

“是吗?谢谢啊。”

白宇对物管笑了下,抱着猫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白宇抱着朱一龙站在了宠物诊所门前的队伍里。因为白宇以前没有养过宠物,所以对于排队的人竟然有这么多表示啧啧称奇。

排在队伍中的男性大部分都是有伴的或者带着一只狗的。像他这样抱着猫站在里面的,确实很少。而且白宇有一副好皮相,还是很耐看的那种。队伍有些长,排队的人也免不了就开始聊了起来。人群中有个大胆的女孩向他搭讪道:“你这是只英短吧,是纯种的吧,长得真好看,我能摸摸吗?”

“它的血统我不太清楚,”白宇低下头,看着猫咪在听到“能不能给摸一下”这样的问题后,不知道是不愿意还是害羞了,整个脸都埋到了他的怀里,“不过摸就算了,它比较怕生。”

“啊,没事的,我也就随口一提。话说,他是生了什么病吗?”

“没有没有,它是我前几天碰巧捡回来的,今天就做个基础疫苗接种,我才刚开始养。”

“呀,那你有好多地方要注意。我最开始养猫的时候隔三差五猫猫就要生病,那时候的我都吓坏了。不过现在好多了”女生感叹了一下。然后指了指蹲在她脚边的那只波斯猫。

“这是茜茜(XI)。来,茜茜,和别的猫打个招呼。”女孩蹲下来,将猫抱了起来,接着右手轻轻捏住猫咪的右爪,微微弯折,做出一个招财猫的姿势。被称作茜茜的猫咪叫了一声,在女孩的怀里不停地挣扎,非常的不配合。

“茜茜比较骄傲。”女孩放下了猫的爪子,“不过你家的猫真是乖啊。”

“确实,他乖的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一只猫。”白宇笑了笑,揉了揉猫咪的脑袋。猫咪乖乖的趴在他的怀里,蹭了蹭他的手。

“哇,好羡慕啊,我也想要一只这样的猫,”女孩有些羡慕的说道,“这样等会注射疫苗也没什么问题了吧。”

“别这么想吗,它就是有点小脾气,也很可爱。”

“嗯嗯,猫就和人一样啊,不过茜茜真的是很喜欢闹脾气呢”

一男一女在走廊上相谈甚欢,猫咪茜茜叫了几声,想让女孩放下它,但是朱一龙却只是乖乖的趴在白宇的怀里听着,然后不知道怎么的,他伸出爪子戳了戳白宇。

白宇感觉到了猫咪的动作,低下头:“龙哥,怎么了?”他揉了一把猫,当做安抚。

朱一龙:喵...语气都低沉了下来,似乎有点不悦。

他翻了个身,没有了下一步动作,但是两只耳朵却耷拉了下来。

“或许是嫌有点吵吧。”白宇对女孩笑了笑,就不再说话了。

终于安静了,朱一龙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看到白宇和别的女孩相谈甚欢他就是非常的不爽,感觉好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被别人侵犯了一般。

不要和她说话了...

“喵...”

朱一龙并不奢望白宇可以听懂他想表达的,不过庆幸的是,他懂了。虽然白宇现在不知道他是朱一龙,即使他现在已经是一只猫,不知道是多年来的默契还是其他的什么,白宇就是神奇的知道了他想说的。

这样的默契感让朱一龙觉得高兴,却又莫名的有些伤感。

如果我现在还是人,我就可以说给你听。

但是现在我只能做一个旁观者,只能听着你与他人谈笑风生。---虽然以前的相处模式也大抵是如此,但是他觉得就是不一样。

朱一龙本就是一个喜静的人,除了直播或者和少数几个交心好友的相处外,其他时候他更喜欢只有白宇一个人的声音。白宇的声音很好听,所以每次他听到他对他说话时,心情就莫名的愉悦了起来。变成猫之后,虽然白宇并没有认出他是谁,但或许是因为那个名字,他会在晚上给他念书,也会像他还在一般似的与他交流。除了自己变成了猫外,这种生活似乎和以前一样。

曾经也觉得当人真累,但现在他只想快点变回去,回到那个原来的生活中,与他相爱的人十指相扣,许下一生的诺言。

但是现在还不行。

一人一猫离开诊所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一点。虽然注射疫苗的时候朱一龙很配合,但在药剂的作用下他还是有些病恹恹的。打完针后,医生告诉他三到四周后再来一次,又叮嘱了一些养猫的注意事项。“龙哥啊,你还真是难养啊。”

毕竟一点猫粮都不愿吃的猫还是少见的,兽医最开始也是建议尽量让它吃猫粮,但是白宇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这个决定。

他想要好好地养这只猫,不仅是给他一个家,让他健健康康的,他更希望他可以过得开心一些。

“那小伙子,你不妨锻炼一下你或者你女朋友手艺,”兽医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猫日常的营养源主要还是来自蛋白质,每天大概有300卡路里就差不多了,具体你可以去看看网上的养猫论坛。鱼的话不要选脂肪含量太高的,不然你的猫会很快长的很胖,鸡肉的话也可以喂一点,不过得弄得碎一点,不然会伤到猫的消化道”

“所以说,龙哥,你更喜欢鱼肉还是鸡肉?”

朱一龙乖乖的默默地望着他,对此表示了他的无所谓。“反正也不能老吃一种吗,都买了吧。不过,好像还要注意钙和磷的配比呢...”

朱一龙听着他的自言自语,伸出爪子抓住了白宇的衣袖。

“喵...”

-------------------------------------

  哈哈哈,是不是完结的猝不及防?接下来流水账甜(zhi)宠(zhang)日常还是会继续持续的,别急,后面会有一个小小的反转。

 还有就是今天如果我有时间的话,可能会更新一个小短片,可能!

  以及你们对我选小王子都没有什么看法吗...其实是借指啊...

 不要脸的求评论QWQ

对于我的文章,说在前面的

  你好,这里是苏若遥,一个老透明写手。混的圈子多,吃的CP也杂,最近主澜巍/宇龙宇(逆官方CP,慎入,宇龙宇主宇龙(不上车无差),(虽说澜巍实际上看起来根本无差┑( ̄Д  ̄)┍)。写文比较佛系+猫系,常年爬墙,混迹于个个冷/热圈,随缘更新。新粉一只(主居+全职主江),所以崩的可能会比较厉害,在文章的开头都已经上过预警了。
  因为三次比较忙,所以可能也就最近更的比较频繁,在过一段时间可能就要周更甚至是月更了,所以还请多多谅解。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谢谢你的喜欢
  爱你吖(比心心)